登山之1》征服殺手山峰 呂忠翰創紀錄無氧攀登第4座8千公尺高峰

2018-09-19 本報訊

呂忠翰阿果於全球第九高峰南迦帕巴 8125公尺。大會提供

全球有十四座超過八千公尺高山,最受國人熟知的是聖母峰(海拔8848公尺),目前世界有四十位登山家完成此紀錄,而其中難度最高以不攜帶氧氣瓶方式攀爬(無氧攀登)完成十四座高峰的紀錄,目前全球只有二十位。而來自台灣彰化的呂忠翰,綽號阿果的樂天極限運動員,自2013年展開海外八千公尺高山挑戰計劃,今年7月成功以不使用氧氣瓶攀登方式站上全球第九高峰Nanga Parbat南迦帕巴 (海拔8125公尺),也是台灣人首次登上,在世界留下紀錄。

這也是他繼2013年無氧攀登全球第十三高峰 迦舒布魯二峰G2(8035m)、2014年全球十二高峰 布羅德峰(8051m)、2017年全球第八高峰 馬納斯盧峰(8163m)之後,阿果完成的第四座無氧攀登八千公尺高山,寫下目前台灣人的新紀錄。

台灣第一人完成全球第九Nanga Parbat 南迦帕巴

全球第九高峰Nanga Parbat 南迦帕巴,海拔8125公尺,位於喜馬拉雅山脈最西端的八千公尺級山峰。Nanga Parbat意思是「赤裸之峰」,在當地又被稱為「群山之王」,山的南面是世界上最大的岩壁—魯帕爾岩壁;由於氣候與攀登線路極為不穩定,使得攀登死亡率高,因此有「殺手山峰」之稱。

阿果說這座高峰技術難度相當高,有些海外登山家認為它跟世界第二高峰K2並列在技術難度上數一數二困難的山。總路線來說,最少需要六千米以上的路繩,才能夠整路都有安全繩確保,另外有許多段岩壁需要攀爬、路線陡峭又要攀爬。加上2013年的時候,有自稱塔利班的人,進來基地營搶劫事件,槍殺了十幾個登山客,更大幅減少嘗試攀登的登山隊伍,也因此國外有不少人認為第九高峰較八千公尺傳統路線上是最難攀登的一座高峰。

全球第九高峰,最困難的150公尺岩壁-Kinshofer岩壁。

重重難關,岩壁、大雪坡考驗技術與體能

整個攀登過程困難重重,八千公尺高峰從基地營到山頂需要經過四個營地,反覆漸進適應高度,慢慢推進上去。阿果覺得最困難的是第一營到第二營的陡峭冰岩及一千多公尺的高度爬升,這個過程要架繩索、運送物資,又要面對體能上的考驗。快到第二營前的營地有一段近兩百公尺的Kinshofer岩壁要攀爬,裝備及糧食的運補上格外艱辛。

過了這關,還要面對第二營到第四營之間,大多是走在稜脊上和幾段冰岩混合地形要攀爬,加上需要面對硬雪坡,雪坡得發揮體能,利用腳上的冰爪踢入冰雪中,像踩樓梯的方式,手則是要用冰斧砍入冰雪中,這段手腳併用長達1000公尺,低氧狀態下加上耗費大量體能。

不僅如此,從第四營地往準備攻頂路線上,有冰原大裂隙需要繩隊才安全、面對最後約九百公尺的高度,需要穿越許多冰雪岩的溝非常容易迷路,只要走錯就又要撤退,回到最底下的基地營休息再重來一次。這次攀登隊伍非常的少,跟阿果同一時段在這條路線上只有兩個不同國家的登山家,其中瑞士隊伍最後撤退。阿果只能夠靠著韓國友隊帶了非常多的攀登繩、岩釘、雪樁、冰栓。直到最後辛苦踏上山巔,但也只是完成了一半工程,最困難的是在困難的地形下,又加體能上耗盡,然後再平安下撤!

對體能驚人的阿果來說,回想起來還是一句話:「這座巨峰真的不是開完笑的辛苦及困難!」。

呂忠翰在第2營地,遇到大風雪、營地極小,一不小心都可能墜落。

阿果第二次挑戰Nanga Parbat,陪兄弟完成第十四座八千公尺夢想

問到為何選擇第九高峰,阿果說Nanga Parbat 是他韓國兄弟金未坤(Kim Migon) 最後一座八千公尺高峰,而這一座高峰,又是難度相當高的一座山!認識金未坤(Kim Migon),是在2013年,當時阿果與隊友登頂後下撤,出了狀況,需要救援,韓國攀登隊救援而相識,2014年他跟韓國金未坤又在第十二高峰相遇,登頂日他們決定一起出發,互相幫助,建立了很棒的情誼,阿果也跟著韓國隊伍學習到許多重要的攀登技術與資源援助!

2016年,韓國金未坤已經準備要完成Nanga Parbat 第九高峰的計畫,邀約阿果一起攀登。很可惜的那年,因為當時的攀登時間點太晚,加上裝備規劃與實際情況差距大,加上氣候因素,最後因為其中一位聯隊隊員在岩壁被落石擊中,手臂無法動彈。最後領隊金未坤選擇平安第一,擇期再來。阿果與金未坤兩人在當下約定好日後要再一起來,一起完成登頂夢想!

呂忠翰挑戰全球第九高峰,往第2營地,要穿冰爪踢1000公尺長雪坡,架繩與運補。

無氧攀登,在身體極限下能承擔多大的勇氣!

無氧攀登是目前極具困難的攀登方式,因為八千公尺的高度,空氣的含氧量是平地的三到四分之一,所以在高海拔超過七千公尺後,身體的機能大部分都受到缺氧的狀態,開始產生變化。氧的供應不足,大部分從口中吸入的氧氣只會提供給肌肉運作、心肺功能、及腦部運作,人體會變得沒有食慾,不太想上廁所,甚至難以入睡!阿果說:「身體的消耗熱量與體能是來不及也不會再回恢復,通常要超過七千公尺後,就要趕快迅速攀登到頂峰而快速的下撤到基地營,才能夠真正的安全,絕不能浪費時間在這樣的高度上多做停留,這樣是會越來越有危險!」

用一半的體力站上世界之巔,保留一半的體力活著下山

這些年都是攀登台灣人不曾到過的地方,及無氧的極限,對阿果來說意義非凡,所以他更能堅定的去踏上山頂,讓國人們看到探險的新領域,真的非常不容易辦到,但是卻是他每一次登頂時心中的驕傲!

山頂對阿果的意義來說,是成功的一半,這是每當我在往山頂攀爬時,總是告訴自己,往前邁進是離家越來越遙遠,是需要勇氣的,是需要步步小心,只有站在山頂後,才能代表著準備回家,在山頂上把設定好要做的事情完成後,就迅速往回了!

呂忠翰阿果在第四營地拍攝,心想快要到了,真樂天。    

【呂忠翰小檔案】

綽號:阿果

本名:呂忠翰

今年:35歲

小時候彰化鹿港外公外婆帶,11歲轉學到體制外教育的體制學習〈現名:種籽學苑〉,高中就讀全人中學畢業〈台灣第一所體制外中學〉,沒上大學,在台北從事木匠行業七年,2011年開始擔任全人中學教師任職七年,目前都在準備海外八千米攀登計畫,在學校主要指導戶外冒險教育、生活教育及體育老師,從事登山有二十二年的經驗。

【八千米攀登資歷】

全世界共有十四座高度超過海拔8,000公尺的高峰,處於極為艱困的環境,又有所謂八千米死亡線之稱,呂忠翰目前已完成多座八千米巨峰攀登紀錄。

2013年 台灣第一位無氧攀登 全球第十三高峰 迦舒布魯二峰G2(8035m)。

2014年 台灣第一位無氧攀登 全球十二高峰 布羅德峰(8051m)。

2015年 攀登全球第十一高峰,G1(8068 m),未登頂。

2016年 攀登全球第九高峰 南迦帕巴(8125m),未登頂。

2017年 台灣第一位無氧攀登 全球第八高峰 馬納斯盧峰(8163m)。

2018年 攀登全球第七高峰道拉吉里(8167m),未登頂。

2018年 台灣第一位無氧攀登 全球第九高峰 南迦帕巴(8125m)。

更多其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