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徑》長跑界最速古人陳囿任 生旦淨末丑都難不倒他(附影音)

2018-06-11

長跑選手陳囿任的正職是歌仔戲演員及戲曲教師。圖/簡省豪、陳囿任提供。記者許瑞瑜/專訪

剛在5000公尺創個人PB,13日將和曹純玉一起出國進行高原訓練的陳囿任,正職其實是歌仔戲演員及戲曲教師,生旦淨末丑各種角色都難不倒他,「最速古人」這個頭銜,就是女友曹純玉幫他取的。

陳囿任是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歌仔戲學系、國立臺灣藝術大學戲劇學系畢業的科班生。「宜蘭員山國小六年級時,台北復興劇校歌仔戲科到學校做招生宣傳演出,我看見台上的演員翻筋斗很厲害,也想學,所以就去報考了。」

陳囿任的旦角扮相可美的。陳囿任/提供。正職是歌仔戲演員,在國立臺灣戲曲學院擔任術科老師的陳囿任,生旦淨末丑各種角色都演過,其中較常扮演的角色是「老生」(年紀較大的男生)。

陳囿任會和跑步結緣純屬偶然,緣自26歲那年,他看了一本小說《天生就會跑》。「我看到書中的印地安人,每天都可以跑上100到300公里,覺得他們根本就是神,很厲害。」

陳囿任(前)數度代表宜蘭縣參加全運會。葉慶年/提供。隔天陳囿任一時興起就去買了一雙跑鞋。「我直接就跑了一趟10公里,雖然當下覺得自己跑到快掛了,但跑完後成就感大增,然後就想自己變得更厲害,所以就開始自己找訓練資源。」

雖然26歲才起步,但陳囿任交出張漂亮的成績單,曾在102年全大運勇奪一般男生組5000公尺金牌,以及104年全大運一般男生組1萬公尺金牌,同時也是102年、104年、106年全運會宜蘭縣馬拉松代表選手。

陳囿任(前排右)代表宜蘭縣參加全運會。葉慶年/提供。對陳囿任而言,跑步的樂趣在於,一次又一次突破最佳成績,那種喜悅與成就感,以及讓自己在這個領域變得更強的虛榮感。也因為自己的跑步能力變得更好了,認識了更多的人,讓他可以藉由較好的跑步能力,來幫助更多的人。

除了一開始想要變得更強這個動力之外,陳囿任還因為跑步,和「馬拉松寶貝」曹純玉成為訓練夥伴,結為男女朋友,再成為師徒。「能夠找到跟自己興趣與個性都相符的心靈伴侶,實在是很幸運。」

陳囿任(中)準備粉墨登場。簡省豪/提供。談到跑步和歌仔戲的關係,陳囿任笑說:「跑步不會讓我變得更會唱歌仔戲啦!但體力變得更好是真的,也比較會規畫事情,因為得安排選手訓練課表、賽事行程、短中長生涯目標、日常生活、宣傳行程、飲食和放鬆恢復等等。」

時間不等人,規畫很重要。「同時有接演出又要訓練跑步,時間真的不夠用。我想趁著還可以拼時多練跑步,目標是打破宜蘭縣半程馬拉松紀錄,我33歲了,想拼成績,基本上得把握這兩、三年,至於歌仔戲,中年後還可演個二、三十年。」

陳囿任。簡省豪/提供。因為有工作在身,陳囿任通常是平日下午3點到6點,星期日早上5點半到12點的時間練習跑步。「跑步過程中印象最深的是,面臨極大的痛苦時,必須想盡除了停下來之外的辦法,讓自己繼續奔跑下去。」

身為曹純玉的教練,陳囿任希望能陪著女友一起圓奧運夢。「純玉目前已經完成了一個世大運,再來的目標就是奧運了,在前往奧運的路上,希望能夠打破一些全國紀錄。」陳囿任說。

更多其他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