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麗英雄榜》就愛網球!「殺不死你的將讓你更強大」 黃楚茵揮拍勇闖人生難關

黃楚茵曾經是大專乙組的網球好手。黃楚茵提供

「我堅持,是因為覺得自己還不夠好。」亞帕運輪椅網球國手黃楚茵說,當那個「放棄吧」的念頭在腦中出現,她總問自己:「妳喜不喜歡網球?」內心深處的聲音很清楚:「雖然過程真的很苦,但我想做好,堅持到讓全球打Quad組的女生變多。」

西藥貼布別亂貼! 這些成分皮膚吸收恐傷肝腎 》

Quad是輪椅網球賽事的一個組別,指的是多肢障礙。由於國內外女選手都少,採男女同組比賽,「我的對手幾乎全是男生。」黃楚茵說。

車禍前,黃楚茵是大專乙組的網球好手。2004年發生車禍的那天,她坐在機車後座被撞飛,「剛好是白色情人節,多難忘的日子啊!」車禍造成嚴重傷害,導致黃楚茵一輩子要坐輪椅,她曾經難以接受;特別是,從小她就是那個愛曬太陽、愛運動的女孩。

車禍後,母親的包容與耐心,伴黃楚茵度過黑暗低潮的日子。黃楚茵提供

在單親家庭長大的黃楚茵,最初學打網球,是為一圓母親的夢想;車禍後,母親的包容與耐心,伴她度過黑暗低潮的日子,漸漸地,她學著接受「坐輪椅的自己」。車禍後五年半,開始打輪椅網球,她先參加了永達贊助台北輪椅網球協會舉辦的「輪椅網球星光班」入門,之後回彰化訓練。2017年,她拿到一筆夢想資助計畫圓夢金,正式轉為輪椅網球職業選手,成為台灣第一人,專心投入訓練比賽。

但人生的考驗,對黃楚茵來說,似乎從未減少。

「COVID-19疫情影響超級大的。」黃楚茵回憶起那段日子,儘管試圖強忍情緒,終究還是哽咽到一度難以言語。

疫情爆發前,黃楚茵規劃積極參賽搶積分,以進軍東京帕運,但她4月在福岡站比賽時,右肩重傷,2019賽季形同報銷。好不容易經過復健,至2020年1月可復出比賽,但疫情很快蔓延全球,「之後國際賽事一一取消或延後,沒有比賽,沒有成績,難找贊助,就連原本航空公司機票、經費贊助都斷了。」

「有兩年真的在吃土。」黃楚茵說,疫情影響,她和學弟陪練員靠著體育署的紓困金度日,「學弟說如果他去找正職工作,就很難陪我練球。他也真的很辛苦,陪我練球之外,就跑Uber賺點補貼。」

物理治療師兼體能訓練師李凌岳,是楚茵最低潮時,一股極重要的支撐力量。黃楚茵提供

物理治療師兼體能訓練師李凌岳,是楚茵最低潮時,一股極重要的支撐力量。黃楚茵回憶,2019年一度面臨右肩是否開刀的艱難抉擇,「那時正在衝帕運積分,要是開刀,至少兩年無法拿球拍。別說後來又有疫情,如果那時選開刀,東京帕運就不用拚了。」壓力極大的楚茵,找李凌岳老師傾訴,大哭一場。討論後,決定不開刀,打PRP增生療法,也透過肌力訓練,讓肩膀更強壯。

「2018亞帕運前我右手手腕在訓練時脫臼,也是李老師緊急救援。」楚茵右手持拍,李凌岳出手相救,讓她能順利出征雅加達拚戰。

細心的李凌岳發現,新冠疫情期間楚茵根本沒有正常吃飯。「那時我每天餐費只能有25元,一天吃一餐,吃白飯加一碗湯。」楚茵說,李老師每天固定買兩份晚餐要她吃掉,滋味在嘴裡,而溫暖的感受,滿滿在她心裡。

隨著疫情逐漸過去,「熬過來了。」黃楚茵靠著小額贊助湊出經費,還是希望能多出國比賽,爭取積分。她清楚,身障運動相對更為小眾,很難被看到,要爭取贊助並不容易。

她規劃去法國比賽,但經費不夠,所幸歐洲台灣商會聯合總會舉辦期間,華僑和台商贊助支持,幫助楚茵湊出經費。原本要在法國待一個月,但她打完第一站,就因確診發燒,在機場燒了一天,退燒後,只得馬上改機票回台。

受限經費,她只能隻身出國。沒有教練在旁隨時提點,她試著將自己的比賽畫面錄下,之後再請教練看著影片,為她修正動作。而出國比賽的防護用品,是李凌岳老師主動幫忙找贊助,必要時就透過遠端教學,線上教楚茵怎麼貼紮或放鬆。

「一路走來真的很累、很辛苦。」黃楚茵說,許多關於輪椅網球的專業、像是跑位與訓練,都是從頭摸索而來,她感謝許多貴人的陪伴和支持,大學時期的教練賴永僚教練,在她車禍後、決心重拾網球拍後,也沒拒絕再指導她。「還要很感謝從我站著打網球時,就指導我的教練張思敏老師。」楚茵說,後來打輪椅網球,張思敏也一直守護支持。

今年杭州亞帕運是黃楚茵生涯第三次亞帕運。黃楚茵提供

今年杭州亞帕運,是黃楚茵生涯第三次亞帕運,單雙都打,雙打搭配黃子軒。亞運前的集訓,自六月底開始,她開著車載一台運動輪椅,中部、北部兩地跑。平常她大多在彰化練球,到台中做體能和物理治療。

楚茵說,近幾年明顯感受到,身障選手比較受到重視了。前兩屆亞帕運都收下銅牌,體育署列為二級選手,並補貼生活費,在帕總爭取下,今年生活費拉高到每月2萬1千元。而自九月下旬開始,帕總也與長庚醫院合作,讓選手成為員工,能領基本薪資,如果遇到出國比賽,就採請事假、扣薪方式。

「因為擔心我以後的生活,其實媽媽反對我打網球。」黃楚茵說,母親總是憂心,以後若不當選手怎麼辦?但楚茵暫時不去想這些,現在只想「把球打好」,她還有一個理想,是希望能激勵更多女性參與輪椅網球、參加比賽。

熱血追夢!17歲跆拳道新秀鄧文智挑戰成人國手 》

「女生真的少到爆!」楚茵觀察,在國內,許多脊髓損傷者卡在心理因素無法突破,或者生理無法排熱、手沒力氣無法抓握等因素,不願意接觸輪椅網球運動,或者接觸一小段時間就不再出來打球,「我想鼓勵更多女生出來,正向的在運動場上競爭。」楚茵說,「如果國內到國際有更多女生出來比賽,以後Quad有女子組,至少我們有機會在最前面!」

「其實,以前我也曾有兩度跟教練說,我不打網球了。」但最終,內心的聲音呼喚著黃楚茵,「我喜歡擊中網球那一瞬間的聲音,喜歡突破自己以往做不到的事、能打到自己曾經跑不到的球。」熱愛網球的楚茵破涕為笑,「那種因為突破而獲得的成就感,真的讓我很快樂。」再次踏上亞帕運賽場,黃楚茵告訴自己,享受自己的網球,享受最初、也最純粹的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