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麗英雄榜》「受傷後的人生更精彩!」 唐兆漢從輪椅網球發現新世界

唐兆漢從輪椅網球發現新世界。唐兆漢提供

「我只是換了一個在世界上移動的方式。」35歲的唐兆漢,打輪椅網球9年。今年他將首度參加亞帕運,「過去很少機會能和外國的國手對到,很興奮!」

專業人士見證! 酸痛貼布有效成分直達深層更有效 》

唐兆漢說,由於改制,參加杭州亞帕運不只要看國內排名,還要看世界排名。「我們有排名,但不夠高,很開心能拿外卡去參賽,看看別人的打法。」唐兆漢說,感謝帕總和體育署的爭取,讓他能和前輩鄭漢琮、陳駿杰一起前進杭州;也感謝台北輪椅網球協會提供舞台,讓很多傷友從休閒到競技,成為運動員!

在林永華教練指導下,平常在台北美堤河濱公園網球場集訓,一周三天自主訓練。「這是我第一次亞帕運,也是人生第一場大型國際賽,之前打的多是國際公開賽。」在疫情過後,9月在高雄的賽事,就有不少外國選手來參加,「覺得有把跟教練學到的用上,儘管成績不是太好,但我還是很開心,覺得打得不錯。」兆漢說。

台灣「代糖組合」戴加揚/唐兆漢(右)的老少組合去年打下勝利盃男雙冠軍。資料照片

14年前,唐兆漢21歲時,染上流行性感冒。年輕的他起初不以為意,沒想到,感冒病毒竟轉移到脊髓,侵襲了他的運動神經,漸漸無法行走,剛開始他撐拐杖,「但也沒辦法走太遠,需要有人在旁」。

「那時的我,不知要如何出門,每天對未來感到迷茫。」兆漢花了一年復健。後來遇上曾是輪椅網球選手的陳錦全,就此進入輪網的世界。

「原來坐輪椅可以行動自如。」兆漢開始願意坐輪椅,也學開車,會開車之後能載著輪椅到處走,他也重返職場,「輪椅網球對我意義重大!」兆漢說,「我很喜歡打網球!不只能像受傷之前一樣,到球場去流汗、展現自我,也能享受和隊友一起,同心協力完成比賽的感覺。」

唐兆漢過去曾是排球選手。唐兆漢提供

「受傷之後的人生,比受傷前更精采!」求學期間,兆漢是排球隊員,而家人愛打羽球、姐姐常關注運動賽事,他一直都愛運動。他剛開始學網球時,覺得好玩,但漸漸地也發現「難度」:「要用身體的力量去打球」。

「像(王)偉軒是截肢,身體力量、肌肉群、核心、神經群都正常,不像我是脊髓損傷,哪一部分有缺,無法自由活動、或是力量減弱。」兆漢回憶,「剛開始身體訓練很難,加上身體不穩,要操作輪椅更困難。」他舉例,只要身體一倒,輪椅就會原地打轉,「像打陀螺一樣。」

偉軒和兆漢都是新生代的輪網選手,今年8月下旬,兩人攜手在親友的支持下,展開一項「前進世界舞台」的網路集資計畫,獲得熱烈迴響。兆漢說,「一開始我不太敢點網頁,又期待又怕受傷害。」他想著,台灣人很熱心,但經濟這麼不景氣,「恐怕很難達標,或是很慢才會達標?」

唐兆漢有個喜愛運動的家庭。唐兆漢提供

沒想到,募資訊息透過網路不斷轉發,「幾乎10天就達標了,我真的不敢相信!」兆漢說,過程中真的滿滿感動,感受到很多善意。像是一位他就讀義守大學時的學弟,在校幾乎從沒講過話,不過,「學弟輾轉得知消息,不只捐了一筆錢,還在臉書寫了他對我的想法,看到時,我的眼淚真的在眼眶裡打轉。」

釋放壓力,每一次跑都是釋放,全球唯一放電極地跑鞋 》

兆漢知道,受傷以來,一直有家人的溫暖支持,也遇到許多生命中的貴人,「國中同學曾說,要努力為了我存錢,買車載我出去玩;大學同學也總是邀我去高雄時住他家。」兆漢笑說,「或許我個性也比較樂觀,姊姊說我少根筋,對黑暗面不會看太重。」

「想努力成為職業選手,和外國人比拚。」兆漢平日白天工作,晚上下班後或假日就練球。近兩年他自聘體能師和教練,想圓一個「繼續往上打」的夢想。體能師過去在澳洲指導身障運動員,他告訴兆漢,「即使坐在輪椅上,腳的肌力還是要練,因為腳是支撐點。」他也為自己安排,年底到馬來西亞吉隆坡比賽,「那將是我第一次自己出國,想去試試看!」

珍惜每次上場揮拍的機會。「雖然我還不是台灣最優秀的球員,但杭州亞帕運,我一定竭盡所能、發揮我最好的技術!」兆漢認真地說,「我會加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