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麗英雄榜》密集出賽克服緊張 方振宇力拼羽球大賽獎牌

方振宇在東京帕運打進前四。資料照片

曾在東京帕運拿下第四名,羽球好手方振宇今年前進杭州亞帕運,「目標就是站上頒獎台!」方振宇說,「因為我還不曾在大賽奪牌,我要一場一場來!」

西藥貼布別亂貼! 這些成分皮膚吸收恐傷肝腎 》

24歲的方振宇,家住台南,國中時接觸羽球,高中開始接受正規訓練,至今打羽球超過10年。「我在場上很會跑,雖然力氣比較小,但我滿有耐心的。」談起在場上的「武器」,方振宇說,「跑動還不錯!」

出生時因為難產,導致方振宇左手肩膀神經叢受傷,左側上肢肌肉萎縮,歷經不斷開刀復健。國小時期的他就接觸很多運動,也看許多運動比賽,「當運動員,原本就是小時候的夢想。」

方振宇期望打下大會獎牌。方振宇提供

接觸持拍運動—羽球之後,逐漸打出興趣,也知道有身障羽球比賽,教練問他想不想接觸,正式踏上羽球之路。國中畢業後,方振宇想繼續到有羽球校隊的學校讀書,但離家較遠、要住宿舍,爸媽一度反對。

「那時爸媽希望我把打球當興趣就好。」振宇回憶,家人向他分析,「在台灣,運動員之路不好走,更何況身障運動員?」他理解爸媽的心情,既擔心他未來的出路,也擔心他太辛苦,「因為我比較晚才接觸羽球。」

反對歸反對,「但家人從來沒有逼我,只是分析給我聽。」方振宇說,一路走來,第一要感謝的就是家人,家人是最強後盾,「我去國外比賽,媽媽不管時差幾小時、就算半夜都一定看完轉播才睡覺。」而大振宇四歲的姐姐,擔任他的「小編」。他笑說,「全家只有我運動,這也很妙。」

方振宇自認腳步是他最大的優勢。方振宇提供

過去每次出國比賽,家人都不給振宇壓力,這趟前進杭州亞帕運,「家人也總是說,安全第一,盡力就好。」振宇將家人這份愛牢記在心裡,「不論我有沒有成績,爸媽對我都同樣支持。」方振宇感性地說,這一路走來,每個階段都遇到不同貴人,「無論教練、隊友、同儕,大家都願意幫我,陪伴我的每個人都很重要,很感謝每一位。」

振宇第一次打亞帕運,是5年前的2018雅加達亞帕運,19歲的他打進八強。「那時出國比賽的經驗很少,亞帕運前出國次數不到5次。」方振宇說,那時經驗少,「在場上特別容易緊張,對比賽的掌握也不夠。」

為了爭取東京帕運積分,2019年他曾去杭州打過一站比賽。因為疫情,東京帕運延後至2021年比賽,那是帕運首度增列羽球,而方振宇拿到外卡參賽,成為台灣第一人,最終他收下第四名。

方振宇很喜歡走出戶外。方振宇提供

「東京帕運是滿重要的經歷。經過大賽洗禮,心態也不會那麼緊張。」方振宇回憶,「很接近東京帕運前,我受傷了。也因此訓練量降到很少,大多在養傷和恢復。」但也就因為受傷調整,「我反而在比賽時更放鬆,最後,發揮得還可以。」振宇笑說,東京帕運是很特別的經驗,「因為大家都是第一次,第一場比賽時,明顯感受到對手比我還緊張。」

「杭州亞帕運延後一年,其實我們比較『虧』,變成和巴黎帕運積分年重疊。」方振宇說,如此一來,「今年比賽都很重要,也無法專心備戰亞帕運。但今年就是這樣。」

賽事密集,今年亞帕運前曾赴西班牙、加拿大和澳洲比賽,而在亞帕運後,還計畫飛日本比賽。對振宇來說,考驗就是「身體狀況比較難掌握」,但「比賽愈多、經驗愈多,似乎愈能在場上解決緊張的問題。」對他而言,亞帕運前密集出國,收穫很多,好幾位一起密集出國的羽球隊隊友,也在過程中,彼此建立起更深厚的「革命情感」。

方振宇期待在大賽拿下獎牌。方振宇提供

釋放壓力,每一次跑都是釋放,全球唯一放電極地跑鞋 》

自上屆亞帕運至今,方振宇除了累積更多比賽經驗、以賽代訓、持續爭取帕運積分,他也在過程中不斷學習「如何克服緊張。」2022年,他在西班牙奪下生涯首座國際賽冠軍。

方振宇說,無法一直出國比賽時,他則是會主動報名國內大大小小的比賽,「現在更知道如何比賽了」。他笑說,以前常容易想東想西,像是想到打不好,可能會被教練罵,「但運動心理方面的老師告訴我,『想可以控制的事就好』,就專注在場上。」

「當我和世界不一樣,那就讓我不一樣。」今年方振宇獲頒總統教育獎。回看當年堅持選擇羽球的自己,也曾經歷過格外艱苦的訓練階段,現在的他,要持續在羽球場上努力發揮,不留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