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爾麗英雄榜》截不斷的桌球狂熱 程銘志挑戰世界級

程銘志是上屆亞帕運的男單銀牌得主。程銘志提供

「桌球就是我的全部。」程銘志肯定地說。車禍前後都是。

輕盈、透氣、防水,一體化極地豹豹鞋讓你無懼各種挑戰! 》

國小時,他是長輩眼中的「桌球神童」;15歲,入選青少年國手。32歲那年一個夜裡,在買宵夜的路上,遭到酒駕者撞傷,左腿截肢,右腿無法施力。如今他44歲,手握里約帕運銀牌、雅加達亞帕運銀牌,「如果身體可以,我想打到50多歲。」

2014年首度打亞帕運,是人生第一次打國際賽,他興奮不已,如今再次入選亞帕運國手,程銘志告訴自己,以平常心出征杭州,「先以拿牌為目標,一場一場來。」

程銘志也是網球高手。程銘志提供

「從小我就只對桌球有興趣。」程銘志的父親帶他進入桌球世界,起初也擔任他的教練,雙重角色,父子間也偶有氣氛緊張的時刻。直到現在,父親70歲了,仍然是他最堅強的啦啦隊,更是他最重要的「心靈捕手」。

「東京帕運失利之後,我陷入低潮。」程銘志持續調整,「尤其是心態,現在比較平靜,不把輸贏看太重。」最好的方法,就是找父親聊。「我爸是最了解我的人,也最知道怎麼鼓勵我。」程銘志知道,自己有時在場上想太多,放不開,而父親強勢的鼓勵方式,常讓旁人覺得,「怎麼那麼臭屁!」

前前後後打桌球至今快30年,程銘志到現在還是認為,「打球就是我的一切」,連太太林彥穎剛開始都覺得奇怪,「怎麼會有人打了一整天的球,回到家還在看球?」婚後至今5年,太太也習慣了。程銘志回憶,「年輕時如果球打不好,就好像世界末日一整天失落,一整天做什麼都不對」,他也曾年少輕狂,為花花世界所吸引,「現在我也40幾歲了,桌球是全部,至於輸贏,學著看淡一點。」

程銘志說,自己愛吃肉,擅長烹飪的太太,總在他回家時,端出好料,滿足他的胃,也幫他紓壓;「我和太太也因為桌球認識,她也是選手。」平常太太也幫著處理各種瑣事,讓銘志可以專心練球、比賽。

程銘志跟老婆也是因桌球結緣。程銘志提供

到底為什麼桌球這麼吸引程銘志?對他來說,很重要的一位選手是瑞典名將華德納(Jan-Ove Waldner)。「他打球的風格很華麗,他是第一個拿到桌球大滿貫的選手,奧運、世錦賽、世界盃都拿過冠軍。」在程銘志眼中,華德納就像網壇傳奇費德勒(Roger Federer)一樣,「我愛看世界級選手,希望跟他們一樣。」

銘志現在將目標放在2024巴黎帕運,訓練計畫持續進行,杭州亞帕運像是中間的一站。今年,他曾到義大利、日本、韓國比賽,以賽代訓。「上次去中國大陸已經是五年前,那時是為雅加達亞帕運去蘇州集訓。」五年後,疫情已過,「第一次去杭州,也會好奇當地是什麼情況。」

出發杭州前,他與桌球隊的隊友在高雄左營國訓中心集中訓練,也培養默契。「雙打搭檔與上屆不同了,期待合作打出好成績。」程銘志透露,他喜歡穿接近紅色的比賽衣上場,「希望博得開門紅!」

桌球這項運動從來不容易,不只手眼協調,更不只體力消耗,還是對於專注、敏捷、技戰術的腦力激盪。銘志知道,這一路走來,除了家人扶持,還有來自帕總、教練團、陪練員、防護員等各種協力幫忙,如果拿下好成績,對大家都是最實質的回饋,「相信也能鼓舞更多人!」

程銘志一直珍藏的自己過去的老照片。程銘志提供

當年的桌球神童,就留在老照片裡。程銘志想用自己的經歷,鼓勵更多人,「永遠不要自我設限,或者一失敗就放棄。」他也想對自己說,「多給自己機會,相信自己,堅持下去。」

貼布經皮膚敷貼恐肝腎負擔,您瞭解成分作用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