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網》烏克蘭一姐祖父母仍深陷戰爭 「我要多賺點錢才能幫助家鄉的人」

世界第34的烏克蘭一姊卡莉妮娜(Anhelina Kalinina)拿下溫網會內首勝。摘自推特

【詹健全/綜合報導】世界第34的烏克蘭一姊卡莉妮娜(Anhelina Kalinina)今在溫網首輪以4比6、6比2和6比4逆轉打敗世界第64的匈牙利女將邦達爾(Anna Bondar)後,打下個人在溫網會內的首場勝利,卡莉妮娜說:「她希望通過賺取盡可能多的錢幫助家鄉的人們在戰爭中倖存下來,從而贏得溫布爾登網球公開賽的勝利。

在溫網贏得她的第一場會內勝利後,卡莉妮娜透露她父母在Irpin的房子仍隨著俄羅斯的襲擊繼續遭到轟炸。「這很難集中注意力,但如果我贏了,這對很多人都很重要,」她說。

卡莉妮娜接下來次輪將對上同胞圖蘇倫珂(Lesia Tsurenko),她說他們想提醒人們「烏克蘭仍然有麻煩」。

25歲的卡莉妮娜透露,她的父母「還活著而且很安全」,現在他們在重建家園時住在她的公寓裡。然而,她的祖父母仍被困在被佔領地上,卡莉妮娜說他們住在「俄羅斯士兵的隔壁,帶著他們所有的軍用物品」。

「我贏的越多,我不僅在幫助我的家人,我也在幫助其他家庭和其他人,」第29種子卡莉妮娜說:「你走得更遠。你賺的錢更多。然後我就能提供幫助,而且我會盡我所能幫助,而不僅僅是為了我的家人。所以對我來說這很重要。」

「我不是超級巨星,所以我會盡我所能提供幫助。這對他們來說意義重大,對我來說,這是比賽的巨大動力。巨大的。」卡莉妮娜說。

自俄羅斯於2月24日入侵烏克蘭以來,已有數千名平民和戰鬥人員傷亡,至少 1200 萬人逃離家園。

33 歲的圖蘇倫珂說,在距離她在基輔的家僅100公尺的地方發生了一起炸彈襲擊,她一直定期與心理學家合作,試圖減少對家鄉發生的事情所造成的創傷。

「當戰爭開始時,我開始感到內心的緊張,我想即使我每天都和心理學家一起工作,而且我嘗試這樣做,但我不知道如何避免這種情緒。這是不可能的。」圖蘇倫珂曾在2019年2月創下她職業生涯最高排名世界第 23 。

「我覺得這種感覺,這種緊張,只有等戰爭結束後才會釋放出來,對此我無能為力。」但她補充說:「我覺得我打得更好,只是因為對我來說,情緒上的輸贏已經不存在了。我的生活中有一個大問題:這是戰爭。沒有其他東西可以打敗它。」

圖蘇倫珂表示,如果允許,她希望在與卡莉妮娜的比賽中在自己的球衣上佩戴烏克蘭絲帶,全英俱樂部確認她可以「假設已事先與組織者達成一致」。

他們的開場胜利發生在同一天,烏克蘭駐英國大使派斯塔克(Vadym Prystaiko)是中央球場皇家包廂的客人之一。

還有來自波蘭家庭協會的代表——這是一個由溫布頓基金會支持的慈善機構,負責照顧抵達波蘭和英國的烏克蘭難民。

 

兩天前,曾在2013年和2014年在溫布爾登進入第三輪的烏克蘭前球員斯塔霍夫斯基(Sergiy Stakhovsky)在推特上發布了戰爭照片,以及他先前在溫網的比賽照做對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