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大運》王冠閎快篩陽性確診讓池畔炸鍋 確診數不明選手戲稱像「毒窟」

王冠閎確診成全年全大運池畔最驚嚇的消息。李天助攝

【詹健全/龜山報導】東奧游泳選手王冠閎在今年全大運確診引起全大運選手震撼,特別是游泳池畔更成為眾人的話題,但大會堅不公布確診人數,只是這次游泳在露天泳池舉行,有教練指責場地過於擁擠易造成群聚,更有選手私下戲稱今年全大運泳池就像是「毒窟」。

 

王冠閎在上午快篩呈陽性後,就離開國體大賽場到醫院做PCR,結果排了好久時間才做完PCR回到老家一個人做隔離休息,至目前都還沒收到PCR結果;王冠閎自己回想覺得自己已經很小心,只要一比完上岸就立刻戴起口罩,但很無耐最後還是確診。

今年全大運游泳空間狹小,選手全部擠到池邊觀戰。李天助攝

但王冠閎確診還是造成今年全大運游泳賽場的一陣虛驚,但由於今年全大運泳池沒有觀眾席,每次一比賽就有選手和教練擠到池畔邊,完全不顧社交空間,北市大總教練許志傑說:「我們從兩周起就開始為選手做分流訓練,一組以5人為限,但大家來到國體大精神上還是很緊張,我也時常監督選手隨時要戴口罩,但這次場也真的很不ok,空間不足很容易造成選手的群聚。」

 

除了王冠閎外,今還是有不少選手請假未參賽,例如今下午的公開女200蛙決賽台體大國手林姵彣也請假,台體大教練楊金桂透露,姵彣今天喉嚨不舒服,但做了快篩後是陰性,但教練還是決定讓她下午決賽時讓她休息。

杭州亞運國手林姵彣(左)今也不適請假,但幸好是快篩陰性。詹健全攝

游泳場邊也出現不少小道消息,指出某某學校泳隊有選手確診的傳聞,但大會新聞組透露,因為攸關於醫護組資訊沒有統合,而且有些受傷的選手離開也不一定是確診,很難有統計的數子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