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運》後段腳抽筋狂舔手 黃祥維跟隨學長吳睿恩初馬奪銀

黃祥維(左)和學長吳睿恩同跑。李鴻明/攝

【吳敏欣/新北報導】人生初馬就在全運會跟隨學長吳睿恩腳步拿到銀牌,年僅19歲的黃祥維賽後卻直呼腦中一片空白,最後7公里帶著抽筋的腳跑完的他笑說,下一趟可能要很久了,「嚇到,還是回去跑5000公尺。」

 

青春熱血的劇情在全運會男子拉松賽道上演,同樣畢業自高雄市仁武高中的吳睿恩、黃祥維,分別代表台南市和高雄市,卻合力拿到「金包銀」,吳睿恩在終點等待學弟黃祥維抵達,獻上深情一抱,更是感人的一幕。

 

2人比賽全程幾乎形影不離,尾隨、加速都同步,直到最後7公里超車其他跑者後,黃祥維腳抽筋才目送吳睿恩先一步遠去,「電解質不夠開始抽筋,想說加減補吧,我就一直在舔自己的手,騎車裁判可能會覺得我幹嘛一直舔,因為我能力已經耗盡,可能剩5趴、10趴,能多補就多補,手鹹鹹甜甜的,不管乾不乾淨,不要停下來就好。」

 

全馬初體驗就獻給全運會,黃祥維表示從國小開始就是比最長距離的賽事,現在既然升上大學,就開始嘗試馬拉松,「我高中蠻排斥馬拉松的,後來慢慢接受長距離,習慣後就覺得可以試試看,看自己能力能到哪裡。」

 

還好有第一次參賽有學長當領頭羊,黃祥維形容吳睿恩就像是他的定心丸,跟著跑就是安心,也不用怕脱離太遠或追不到,到後面真的不行就叫學長不要等了,「讓他去吧。」

 

4天前黃祥維才在一萬公尺奪下金牌,吳睿恩因新北市周庭印「介入」,只以銅牌作收,多等4天終於馬拉松如願。吳睿恩說不怕黃祥維之後也在馬拉松超車:「雖然是保一、二 但我們沒有在分誰一誰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