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運》在朦朧的世界奮力一跳 楊川輝畫下不完美句點

楊川輝無緣奪牌。官方提供

【帕霖克/綜合報導】亞洲跳遠紀錄保持人、視障田徑選手楊川輝本次在東京帕運擔任中華代表團掌旗官,並在T11級跳遠項目帶傷上陣,六次試跳最佳成績為6公尺07,最終排名第4,以8公分的差距無緣頒獎台。

 

為了備戰東京帕運,楊川輝一週訓練4次,剩餘時間投入工作養家,期盼在生涯最後一次帕運奪牌,完美引退,可惜留下不完美的句點。

 

楊川輝屬於後天性失明,7歲幼稚園要畢業前夕,一覺醒來發現昏天暗地,就此失去視覺。憶起那天早晨,楊川輝說,「小時候懵懵懂懂,早晨聽到外面得吵雜聲,心裏想為何半夜會這麼吵鬧,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客廳,家人才發現我不對勁。」

 

原本屬小康家庭的楊川輝,父母為了醫治眼疾,四處求醫,原本生意很好的麵攤也因此關閉,但全台尋遍名醫也無法找出病因,僅推測可能是眼壓過高壓迫到視神經,才導致全盲。

 

「小時候還天真以為,哪天睡一覺醒來,就能重見光明。」但黑暗卻一路伴隨了楊川輝23年。

 

老家在台南的楊川輝,家人原本希望將他送到台中啟明學校就讀,但因為家中信仰一貫道,學校無法供應素食,加上楊川輝耳朵有血管瘤,碰撞就會出血,也無法去特教班念書,因此最後選擇就讀普通班。

 

「記得剛入學,同學們以為我是妖怪,既看不見,耳朵又腫得像棒球一樣大,常常被捉弄,甚至拿石頭丟我,加上學校老師沒有特教經驗,也無法教我讀書,國小前兩年都在睡覺,最期待的就是媽媽送來的午餐。」

楊川輝無緣奪牌。官方提供

小學三年級開始,學校聘請專門的老師教楊川輝點字識字,同時安排課後輔導,加上楊川輝天資聰穎、努力學習,課業突飛猛進,他說,「後來我的成績都排在班上前幾名,同學對我刮目相看,也不再被同學排擠、捉弄,與大家打成一片。」

 

適應學校環境的楊川輝也開始加入社團,包括直笛隊、田徑隊,也逐漸展現運動天賦,小六代表學校參加全國身心障礙運動會,一舉拿下男子400公尺金牌、100公尺銅牌。學校出了一個「全國冠軍」,讓楊川輝成為全校的風雲人物。

 

楊川輝在國中開始接受田徑的專項訓練,在全中運400公尺接力擔任最後一棒。楊川輝說,「全中運攸關升學,當時隊友也曾質疑,把最後一棒交給我風險太大,若是掉棒或失誤,可能連前3名都沒有;所幸教練給我100%的信任,最後完成任務,拿下第一名。」

楊川輝無緣奪牌。官方提供

為了增加在國際賽場奪牌的機會,楊川輝高中開始從跑步跨領域到跳遠,也慢慢跳出成績,;2013年在法國里昂的田徑世界錦標賽,奪下銀牌,緊接著又在2014年仁川亞帕運田徑男子100公尺,跑出11秒70破大會紀錄摘金。

 

可惜本次東京帕運舊傷未癒,但他仍很享受比賽,「獲得第四名也不覺得遺憾,真的盡力了。」未來是否再延續選手生涯?楊川輝沒把話說死,但現階段想先好好沉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