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威儒專欄》不同國家選手交流的橋樑 奧運徽章(Pin badge)的故事

盧彥勳拿著台灣的徽章與前球王墨瑞互換合照。盧威儒提供

盧彥勳前幾次參加奧運,尤其是第一次參加雅典奧運,帶回了許多各國的奧運徽章(PIN) 回來。我總覺得非常無聊,拿那麼多的的徽章回來又用不到,不好收藏。

中華隊的大徽章。盧威儒提供

這是我第一次參加奧運,才瞭解到交換奧運徽章(Pin badge)的意義。來到東京奧運第二天,盧彥勳要我將團本部發給我們的奧運徽章帶到球場來。一到球員休息室,我那Chinese Taipei奧運徽章才一拿出來,就有幾個不同國家的選手和教練圍過來了,說要跟我換PIN了。一般來說,當你換完PIN後,就會將PIN別在奧運示別証的帶子上。

中華隊的徽章。盧威儒提供

忽然看到跟我換PIN的荷蘭教練,整個帶子上掛了滿滿許多國家的PIN,激起了我想搜集的興趣,但我的目標是想搜集這一屆東京奧運,所有網球男子單打選手的國家奧運徽章。我整理男子單打籤表上的所有國家如下,共有三十個國家,按A-Z排列:

 

 

  1. ARG       Argentina    阿根廷    
  2. AUS       Australia     澳洲
  3. BLR       Belarus      白俄羅斯
  4. BOL       Bolivia       波利維亞
  5. BRA       Brazil        巴西
  6. CAN       Canada      加拿大
  7. CHI        Chile        智利
  8. COL        Colombia     哥倫比亞
  9. CRO        Croatia         克羅埃西亞
  10. CZE        Czech Republic  捷克
  11. EGY        Egypt        埃及
  12. ESP        Spain       西班牙
  13. FRA        France      法國
  14. GBR       Great Britain  英國
  15. GEO       Georgia      喬治牙
  16. GER      Germany     德國
  17. GRE      Greece       希臘
  18. HUN     Hungary      匈牙利
  19. IND      India        印度
  20. ITA       Italy        義大利
  21. JPN       Japan       日本
  22. KAZ       Kazakhstan  哈薩克
  23. KOR    Korea         韓國
  24. PER     Peru         秘魯
  25. POL     Poland       波蘭
  26. POR     Portugal     葡萄牙
  27. ROC     ROC         蘇俄
  28. SRB     Serbia        塞爾維亞
  29. SVK     Slovakia        斯諾伐克
  30. TPE     Taiwan        台灣
  31. USA     United States   美國
  32. UZB      Uzbekistan    烏茲別克
 

 

因為我這一次來奧運,是持TAP卡,不是住選手村中,所以這個挑戰,並不是那麼容易完成的。

 

首先要看這個國家參加網球項目的選手多不多,像澳洲、法國、阿根廷、美國等,因為來的選手很多,再加上隨行人員,要換到他們的徽章並不困難。但若這個國家,只來一個選手,像烏茲別克、匈牙利、喬治亞…除非要認識選手,要不然就比較難換到。再來也要看這個國家做了多少徽章給選手,像加拿大、日本、甚至台灣…都有做限定的數量,像台灣一個人只有十五個,而中國五個,是我目前聽到最少的。所以一般來說換完,正常就沒有了。

盧威儒的戰利品。盧威儒提供

再來就要看看國家文化,像俄羅斯,因為這一次奧運有禁藥問題,不能以俄羅斯的國名參賽,要以中立國的名義參加。所以感覺整個代表團都很冷漠,因為他們自已覺得這是一個恥辱,所以都不太換徽章的。問了很多選手和教練,他們都扳著臉說:「no, we don’t have 」。實際上他們是有的。後來盧彥勳帶我去找今年澳洲公開賽四強的俄羅斯選手Aslan Karatsev,因為他們算熟,他才小心的掏出他的一盒PIN。俄羅斯今年只做了各種顏色的「北極態」,沒有放上任何國家和奧運特徵的pin,而且一個人只有十個而已。Aslan Karatsev先要求看我的Pin,看完他說:「come on, this is so ugly」擺出一付不太想換的樣子,但也礙於盧彥勳的面子,還是得讓我挑一隻熊走啦! 本來想說挑隻黑的,後來想說對撞臉台灣黑熊,所以改挑一隻藍的…哈哈。他跟我拿了梅花的徽章。我們後來和哈薩克的Mikhail Kukushkin 聊,他對於我有俄羅斯的徽章很驚訝,他說俄羅斯很奇怪,都不跟人換的,盧彥勳開玩笑的說,也許他們覺得哈薩克和俄羅斯原本就是一個國家,根本不屑跟你換。

 

其實大部份的選手,我們都有交情,遠遠的手指頭筆個O他們就知道意思了。要換完團本部發給我們的十五個徵章太容易了。但我覺得不能放掉這個大好推銷台灣的機會,昨天我特別跟團本部及一些台灣的選手記者要了他們不要用的PIN,我大約又拿五、六十個PIN來。

 

然後我又把所有換到的PIN全掛在脖子上後,所有看到的選手或教練,想換的就會自動找我上來。有些較大牌的選手或者是對我們的徽章有興趣的,我會不吝嗇的多送他一個版本的。像白俄羅斯的女子世界第四的Aryna Sabalenka,走過來跟我換了一個,一直誇說他很喜歡我們中華台北的徽章,他選了有吉祥物和梅花合在一起的徽章,我又直接拿了一顆小梅花給她,她很開心的自動將兩版白俄羅斯的徽章給我。

 

義大利的徽章,彥勳是去找Fabio Fognini,。Fognini 第一天說他放在選手村,明天一定帶來給彥勳,接著開始跟盧彥勳聊起來,問盧彥勳退休後要做什麼。盧彥勳說也許之後在台灣搞個訓練基地,下次若亞洲有比賽,可以免費讓他來台灣自己的基地訓練,他會招待Fognini的。Fognini很開心,盧彥勳接著開玩笑的說,而且你是那麼帥的義大利人,來台灣應該會迷倒很多女生,可以認真的思考一下……就這樣聊起來了,當然隔天Fognini就搞了一個義利徽章給我了。

威儒用台灣徽章與西西帕斯合照。盧威儒提供

希臘的徽章,則是我看到Stefanos Tsitsipas,想說之前他在溫布頓有和盧彥勳練過球了,也在漢堡公開賽有遇到他們團隊,就直接走過去問他,他也很樂意的跟我換了。後來我在幫盧彥勳熱身時,他的防護員來叫我們過去,說Stefanos Tsitsipas想問我們徽章的事情,結果過去Stefanos Tsitsipas想問說為什麼我們台灣的徽章只放梅花五環旗,而不是放我們的國旗……盧彥勳稍跟他說明,後來他的防護員說他也想換一個,我從口袋掏出來三個版本,讓他防護員選,Stefanos Tsitsipas說你們有那麼多版本,都很漂亮,我就直接送給他另一個版本,跟他說為了友誼直接送你一個,但我要拿希臘的徽章跟你拍照,他說沒有問題…哈哈  

威儒與日本球員丹尼爾太郎互換徽章。盧威儒提供

日本的徽章也非常好看,尤其是圓型的,我是跟丹尼爾太郎換的,盧彥勳後來也跟西岡良人換了一個,我本來要幫哈薩克的Mikhail Kukushkin 換一個日本的,但西岡良人說哈薩克的太醜了,他不想換……

 

英國的徵章就很屌了,盧彥勳早上練球時,後面接著英國的Andy Murray要練習,盧彥勳下來剛和Andy Murray聊兩句, 跟Murray說他這個比賽後就退休了,也順便開口說我應該跟你換一個英國的PIN,Andy Murray說一定要的,因為你要退休了,我一定要跟你換一個,兩人也開心的合照了一張。英國的徵章也非常的漂亮。

大家覺得哪一個徽章最好看呢?盧威儒提供

照片中的毛巾,是我整理目前我手中有的國家奧運徽章,各位可以投票看看,那一個最漂亮

 

我們台灣的奧運徽章,有三種樣式,第一是長方型的梅花奧會旗加東京奧運的吉祥物 上面印  Tokyo 2020,第二個是方型的梅花奧會旗加東京奧運的吉祥物 ,但耳朵突出來上面印  Tokyo 2020,第三個就一顆梅花台灣奧會五環旗,上面什麼都沒有。雖然有記者跟我說明,為什麼我們只能做這樣的原因,因為我們特殊的奧會會籍加上中共會抗議……但還是真心的覺得,若沒有這些政治原因,我們的奧運徽章應該要多一點台灣的元素,比如放個 101、玉山、甚至台灣黑熊,比較能彰顯台灣特色的東西。即便什麼都不行,至少爭取上面能印個” Chinese Taipei”上去吧,要不然送出去,大家都只覺得這朵梅花不錯看,但等離開奧運後,就沒有人會記得這朵梅花代表什麼了。

盧威儒第一次到奧運。盧威儒提供

不過真的是非常有趣,沒想到交換一個小小的奧運徽章,讓來自不同國家的選手及教練們,彼此更拉近了距離,有了更多的交流,唯有參加過奧運會的人,才能體會。我目前搜集了36個國家,而男子單打項目的國家,還差四個,要來再繼續努力。

 

(作者盧威儒是盧彥勳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