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威儒專欄》見證盧彥勳在溫布頓及四大公開賽的最後一場比賽

盧彥勳在職業生涯的最後一戰。盧威儒提供

盧彥勳稍早在雙打賽事和荷蘭長人David Pel搭配,不幸以2:6,4:6 敗給了大會第三種子,哥倫比亞的組合Juan Sebastian Cabal 及Robert Farah。

 

其實這是David Pel 第一次打溫布頓的賽事,顯得格外的緊張和放不開,身高198的David Pel,發球本來是自己的強項,第一個發球局,自己卻發了三個雙發失誤,第二個發球局,也發出兩個雙發失誤,皆被對快給破發。 Juan Sebastian Cabal 及Robert Farah 兩人搭配默契十足,拿下過19年的美網和溫布頓雙打冠軍,除非盧彥勳和David Pel 發揮到百分之兩百,才有機會取勝。但一開賽,不但沒有發揮出來,還自砍了發球的臂膀,整場比賽只有被對手壓制的份。 

 

賽後David Pel 不斷和彥勳說抱歉,說自己第一次打溫布頓太緊張了,發球時甚至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何時擊到球,但很謝謝盧彥勳,整場比賽下來雖然自己表現不好,但彥勳沒有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盧彥勳也安慰David Pel,沒有關係,因為你第一次打溫布頓,難免壓力大,這只是個過程,下次你會更好的,他說自己也沒有能打得更強勢,來幫助David Pel拿下一場勝利。

 

其實我們可以體諒David Pel的心情,因為有許多選手,終其職業生涯,都未能有機會進來四大賽的會內賽中,所以第一次站上這職業網球的最高殿堂,難免會有緊張的心情。尤其像David Pel,已經29歲的選手,今年才第一次打法網和溫布頓,其心情更可想而知。

 

其實David Pel這兩天的練習非常的積極,昨天和Tsitsipas 兄弟練習時,表現的可圈可點,還發了Tsitsipas 兩個ACES球,但今天下場後,整個發球都熄火了。

盧彥勳前一天還跟西西帕斯兄弟打練習賽。盧威儒提供

對像David Pel這樣的專打雙打的選手,雙打是唯一的舞台,但以獎金來說,單打第一輪有48000英鎊,但雙打第一輪只有12000英鎊,還要兩個人平分,所以他們唯有打好雙打的賽事,多勝幾輪,才能平衡來參賽的開支甚至賺錢。

 

但雙打賽事的報名,是可以用單打排名來報名的。這也是大家總覺得奇怪,為什麼盧彥勳的雙打沒什麼排名,但總是可以在四大公開賽中打雙打比賽,國內的一些雙打好手,反而沒有什麼機會參加。  舉個例子來說,德約克維奇 和 費德勒  假如都沒有雙打排名的話,但若他們想打雙打, 用單打的排名  S1 +S 8= S9   會比兩個只有雙打排名  第5 第6 的配在一起    D5+ D6= D11,優先權還要前面。但在抽籤時,種子的排序則只按雙打排名來排,也就是  D11才有機會排種子,費德勒和德約克維奇配則不能是種子。

 

單打選手下來打雙打,尤其在四大賽或大師賽比較多,大部份是因為這些賽事雙打獎金較高,下來多打一場球,可以多賺6000英鎊。但單打選手大部份會先將重心放在單打賽事上,因為男子賽事是五盤三勝的很費體力,只要單打贏球了,為了減少體力的負擔,雙打的比賽可能就下去當熱熱身拿獎金,更甚者就直接退出比賽了。

 

但女子選手,單雙打比賽都是三盤兩勝,體力負擔和男生相差甚遠,但獎金和男子一樣,所以女子選手才比較常出現單雙打雙料冠軍的情形,像今年的法國公開賽捷克選手BARBORA KREJCIKOVA。我個人是覺得男子女子選手獎金一樣,實在不太公平啦!

 

對盧彥勳來說,在最後一次參加溫布頓,還能在最後一刻,和David Pel補進雙打,感謝上帝,還能在最喜歡的溫布頓公開賽多打一場雙打,好好享受在溫布頓草地球場比賽的感覺。這場比賽結束,盧彥勳將正式在四大賽中退休了,如同他對其他的認識選手及教練說,this is my last Grand Slam

 

對我來說,也感到非常榮幸及驕傲,因為我見証了盧彥勳2004第一個溫布頓公開賽會內賽,也追隨他到溫布頓公開賽最後一場賽事。

作者盧威儒是盧彥勳的哥哥,這次也特別到溫網見證。盧威儒提供

(作者盧威儒是盧彥勳的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