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車》極速下的賽車冠軍血統 陳俊杉&陳映瑜父女檔

台灣賽車父女檔陳俊杉&陳映瑜。Esquire提供

全力投入賽車運動超過30年,陳俊杉因亞洲和國際級賽事拿下數不清的優異成績,將臺灣車隊推上全球重要舞臺,也使得他成為臺灣賽車運動愛好者眼中的標竿和傳奇。但就我們看來,「阿杉哥」年輕時在賽道上的狠勁,對照著女兒Betty陳映瑜目前超齡的優越表現,深刻闡述著遺傳基因令人驚嘆不已的鬼斧神工。

 

在這個氣溫飆高的訪談早晨,阿杉哥接受Esquire專訪時的愜意隨和著實讓人感到放鬆且自在,雖然我們不知道他是否正在強顏歡笑……2020年因突如其來的因素使得車隊全年計畫報銷,阿杉哥計畫要參加的中國GT賽、GT World Cup Asia,但因為疫情的關係亞洲賽事全停;雖然寶貝女兒Betty 2020年簽了日本AMG車隊參加日本當地巡迴賽,率先會在九月投入比賽,但她2020年要跑的Super Taikyu超級耐久賽並非以AAI全美車隊名義參加,而是加入日本AMG車隊使用2020年Mercedes-AMG GT;Betty九月投入Super Taikyu以後,將一路跑到2021年一月底至二月初結束,全年共六場比賽,其中包括一場24小時的富士耐久賽;至於阿杉哥與其他AAI車隊車手,去年亞洲賽事若真無法全面展開,可能就要等到今年一月的亞洲利曼。

 

AAI車隊前年開銷達到近年最高,三台M6 GT3和一台GT Pro,加上場次多,大概整個車隊前年一年花掉將近一億台幣,今年雖然賽事驟減參賽成本少了,但同樣的贊助金也跟著取消。但這也不是阿杉哥玩賽車這麼多年第一次遇到難關,對他來說,從年輕時放棄服裝設計和成衣銷售事業全力參與賽事,甚至排除萬難成為車隊老闆開始,征服賽道和個人成績的突破才是他此生的挑戰。即使參與賽車事業很不容易,但陳俊杉覺得慶幸的一點,便是STARFiSH星予國際從2015年獲得24小時利曼世界大賽GTE AM組參賽權的記者會開始所給予的協助,不僅在於贊助和情感上的支持,歷年在記者會或公司活動內容和排程的規劃也安排得相當好,在各界好友熱烈聚集下,使得大家更能夠熟悉AAI車隊及他們參與的國際賽事。

 

要成為專業車手並不容易,更難的是要維持各級執照資格,甚至還得努力取得一定的積分才能申請升級。有志想參與賽車運動的人,其實很難以杉哥和Betty的經歷為借鏡。若是新手要參加比賽,通常要先取得初級臨時賽車執照然後參加測試。當年在國內賽車環境尚未有健全制度的時空背景下,阿杉哥一開始是拿香港執照,接著輾轉到泰國取得執照,巔峰時曾日本拿過國際A級執照;相較之下,他笑著說:Betty真的是有天分得多!女兒雖然也是從卡丁車新手級執照出發,但16歲就直接跳級到Formula Master的測試,當天跑出相當接近職業車手的單圈成績(之後BMW GT4新車剛推出時,還沒有太多開車經驗的Betty就跑出逼近父親的測試成績,隨後第一場GT4賽事便站上頒獎台)――Betty第一次上賽道後便演出不少超越年齡的破格表現,她覺得這要歸功於在賽場上自己能夠全神貫注的特質,但阿杉哥在一旁打趣地說,她其實很有運動天賦,就像父女倆一起打高爾夫時,才剛接觸小白球兩個月的Betty就能夠上場打完18洞,而且四、五桿洞也能用開球木桿打出不錯的距離。即便是賽道以外的高爾夫球道,Betty也有著令人羨慕的成長潛力!

 

放眼未來的兩年,阿杉哥也坦言歲月不饒人,差不多該是自己要退休的時候,未來會繼續幫助車隊的運作,然後看著技巧細膩的Betty繼續進步……代代相傳,青出於藍,陳俊杉和陳映瑜父女讓人見識到的不只是賽車世家的香火延續,更強大的,是那無法模仿複製的賽車基因。